清华哥哥的秋裤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

突然发现我只用了上午半天时间准备penbeat amazing下午就登台演出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

陶西x安谧 文

本文接小说,人物性格可能 ooc
主陶西x安谧
其他cp 自选

转自贴吧,作者已授权

班小松手里拿着一张纸,在大街上狂骑自行车,他现在很着急,他知道大过年的去找别人不好,但这件事真的很重要,是关于棒球队的。
希望不要碰到像上次那样的情况,要不然会尴尬死的。班小松一边在心底默默祈祷着,一边向电梯飞奔而去。
班小松坐电梯上了十一楼,见陶西与安谧的家门似乎都是紧闭着的,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向陶老师的家门。
“陶老师,在家吗?我有时候来找你。” 班小松站在门外敲着门问道,见里面没有任何动静,轻推了一下门,走了进来。
刚走近客厅,班小松便觉得自己倒霉。陶西将安谧压在书柜上,他们俩贴得那么近,基本上是鼻尖对鼻尖了,感觉快要亲上了。班小松觉得自己脸红得像猪肝,立马转过身用手捂住自己的脸,将手中的纸放下之后飞速逃离现场。
“班小松!站住!”陶西吼了一声,然后朝他走来。班小松依旧捂着脸,迟迟不肯转身。
“怎么这种事情总能让你碰到?说吧,你找我来是要做什么?”陶西非常无奈,上一次就是这种情况,但总不见得不让别人来找他吧。看来以后要锁好房门了。
“陶老师,那个,有一场邀请赛,我是来找您……”班小松从手指缝里看到陶西一脸抽搐,而安主任也不见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“好,过两天的训练我会通知你。”陶西听班小松说完,随意敷衍了几句,把他打发走。刚好班小松也不愿意在这里尴尬地做电灯泡,两人一拍即合,班小松飞似的逃离现场。
  “谧谧,好了没有?”陶西一边走向浴室一边问道。刚刚趁班小松转过身,他让安谧先去了浴室,让她避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,让他们两个都承受了。
安谧裹着浴巾,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问道:“班小松走了吗?”
陶西吞咽了一口口水,弱弱地道:“走了,你可以出来了。”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安谧,不由得眯起眼睛。
他站起身来,踱步朝安谧走去,步伐十分缓慢。
一米,半米,陶西越走越近,最后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不到十厘米,眼前的光影被笼罩,他身上的薄荷清香传入安谧的鼻中。
她一抬头,却撞上了他那双深情的眼眸,那是一双多么清澈的眸子啊,折射出动人心魄的光芒,如同没有星光的夜空,只有在看到她的时候才会有一丝光亮。
陶西还在逼近,两人的距离已经不到五厘米,姿势极其暧昧,一阵滚烫的呼吸喷在她身上,虽然隔着一层衣服,但那热度仿佛渗入她体内。安谧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,腰就被一双手扣住,硬生生扯到他的怀里。
“我们现在就去做点有意义的事。”陶西邪魅地笑着,将怀中的人打横抱起,走进卧室……

大佬说他要刹车,那我也就跟着刹一下吧😂

沉迷penbeat无法自拔

陶西x安谧 文

本文接小说,人物性格可能 ooc
主陶西x安谧
其他cp 自选

转自贴吧,作者已授权

“你回来啦。”安谧看着陶西走进门,抱怨道:“快点做饭,我饿了。”
“好吧,你这个小妖精。”陶西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,“我才出去这么点时间,你又饿了。以后就凭我这么点工资,哪能养起你啊?”
安谧笑笑说:“就让你养啊。”
如果有长郡中学的任何师生在这里,一定会惊讶,因为他们都不敢相信一向高冷不近人情的安主任会撒娇。
“那个……”“你想说什么?没有的话就快去厨房。”安谧不等他把话说完,把他推进厨房。
陶西本来是想问她想吃什么的,但回忆起之前的尴尬,还是合上嘴,默默系上围裙。
“等到那一天你会后悔的!”
陶西想起了之前陶宇说过的话,后悔?为什么会后悔?
想想他和陶宇的关系,小时候他就很少见到父亲,每天回到硕大的别墅只有一群佣人和母亲。他的成绩很好,可以说是“学神”也因此认识了白舟他们。虽然能见到父亲的机会很少,但他物质上的需求总能满足。
后来他出国上了大学,又因为父亲的缘故而选择了金融系。出于对运动的热爱,加入了校棒球队,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。大学毕业,他加入了职业棒球队,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也因此与父亲闹翻。
再后来就到了他被父亲陷害,提前结束了自己的棒球生涯。接着便来到长郡,遇见班小松、邬童和尹柯,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还遇见了安谧,他的挚爱。
  自那以后,陶西几乎没怎么见过陶宇,但这也是幸运的,毕竟没有人在来打扰专属于他的二人生活了。
终于熬到了除夕那天,陶西虽然没准备什么东西,但这顿饭吃得还是很开心,因为这是他和安谧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。
吃完饭后,陶西还是延续了他往年不看春晚的习惯,盯着还在餐桌上“奋战”的安谧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。
“陶西,我们不看电视吗?”安谧见他坐在沙发上半天没动一下,问道。
“不了,我们今天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。”陶西邪笑着说道,“你吃完饭先去洗澡,我在卧室等你。”
“哦。”安谧应了一声,低下头继续。陶西见她的模样,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,笑骂道:“小吃货,比我吃的还多。”
安谧抬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,随即在陶西腰上掐了一把,他立即收起了嬉皮笑脸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走进了浴室。
这家伙,还真是个无赖。安谧无奈地摇了摇头,再看看桌上的饭菜,已经都被她清扫干净。她放下筷子,刚准备收拾,浴室里传出陶西的声音:“你先放在那里吧?一会儿等我出来收拾。”
安谧放下手中的碗筷,抬头看了看现在的时间,这才刚刚八点,这么早就去洗澡可不是他的风格啊,他刚才说要做点有意义的事,那是什么呢?
安谧正在思考,陶西已经从浴室里出来,还是之前那样,上半身赤裸,只披了一条浴巾。见安谧站在桌旁发呆,以为是对他发花痴,笑着把她逼到书柜边。

陶西x安谧 文

本文接小说,人物性格可能 ooc
主陶西x安谧
其他cp 自选

转自贴吧,作者已授权

陶西之前睡觉是需要眼罩的,毕竟得过抑郁症,现在虽然治好了,但还是会有轻微的神经衰弱。自从安谧搬到他家住后,这些乱七八糟早抛到脑后了。
两人就这么轻松地度过了几天,陶西在不经意间发现离过年只剩下十天了,而他和安谧却什么也没准备。
“谧谧,我出去买点东西,你在家里待着等我。”陶西的语气仿佛是对小孩子一般,充满宠溺。安谧转过头对他温柔一笑,“你开我的车去吧,要不然你的车太小,我怕会装不下。”
“好吧……”陶西拿起手边的钥匙,径直走出家门。
来到超市,陶西却懵了,他根本不知道过年需要什么。从前在家里是母亲打理这一切;后来母亲过世,他与父亲闹翻,离家出走,又有小白这个好朋友帮他。现在他和安谧两个人……
拿出手机,刚想拨通小白的电话向他求助,手机却响了。陶西一愣,父亲?他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的,不会是诈骗电话吧……
半信半疑地接起电话,那头传来的竟是他的声音,“陶西,你……方便出来吗?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“当然方便,只是你不需要开会吗?”
“我推迟了,你不用担心。那现在可以了吗?”那头的语气听起来竟是如此小心翼翼。
  不到十分钟,陶西便赶到了约好的那家餐厅,见陶宇的车已经停在路边,便放心地走进去。
“你叫我来是想做什么?”陶西十分警惕,之前陶宇以爱的名义伤害了他那么多次,也不缺这一次了。
“坐下,”陶宇的语气强硬,见陶西没有反应,再一次说道:“你先坐下,我们再聊。”
在保镖的直视下,陶西还是坐下来,见几位保镖都死死地盯着他不放,便道:“你难道担心我会害你吗?”
“你们先去门外守着。”陶宇对那几位保镖说道。保镖微微有些迟疑,但还是走了出去。
“好了,你想说什么。”陶西对于陶宇十分生疏,他的控制欲太强,不管是谁都想牢牢掌握在他的手中。
“我不逼你回来继承家业,但我希望你不要与安谧有太多的瓜葛。”陶宇冷冷的说道,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但坐在他对面的陶西却忍不住了,“凭什么?我的女朋友也要你来管?我有选择的权利,我也有爱她的资格,请你不要来干涉我的私人生活!”
“等到那一天你就会后悔了。”陶宇厉声喝道,“你不懂……”他的声音突然低下来,“既然你做出选择,那就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陶宇说完,神色黯然地离开。

陶西x安谧 文

本文接小说,人物性格可能 ooc
主陶西x安谧
其他cp 自选

转自贴吧,有原作者授权

“什么?”陶西的反应比他听到电话铃声响更惊讶,“班小松受伤了?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不知道?”
“今天下午,话说教练,你能不能多关心一下你的队员。”对面的邬童倒是一点也不着急,“班小松已经去过医院了,只是一点小伤而已,教练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原来已经去过医院了,怪不得这些小家伙们现在才来告诉自己,刚刚真是被他们吓了一跳。
这时安谧已经洗完澡,单裹着一件浴袍就走了出来,头发还滴着水。这种模样让陶西硬生生咽下了一口水,喉结上下滚动。
“好了,快去洗澡吧。”安谧忍受不了陶西那种炽热的眼光,在他贴上来之前将他推进门,然后坐在床上静静地等他。
男生洗澡果然就是快,这才不到十分钟,陶西已经走了出来。他只穿了一条内裤,上半身只松松散散地搭了一条浴巾。
他的身材确实很好,没有一丝赘肉,虽说不是八块腹肌,但也有六块,属于那种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类型。
安谧想起上一次看到此场景,还是她担心陶西的安全,翻墙进来碰见的。那一次他还逞强“壁咚”了她,却被班小松看到了。
陶西看着安谧上扬的嘴角,小心翼翼地躺在她身边,勾起她小巧的下巴,眯着眼睛问道:“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发生的事情吗?”
  安谧一愣,第一次见面……她似乎是用平底锅砸了他的头。于是像摸小动物一般摸着陶西的头,柔声问道:“还疼吗?”
陶西邪魅一笑,“当然疼了,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?”他一个翻身将安谧压在身下,直视着她的眼睛。
又来这招,明知她对他的眼睛没有抵抗力,他还总是故伎重施,偏偏她还没出息,很容易就被征服。
陶西在她脖颈上轻咬一口,接着用湿腻的舌尖舔了舔,安谧忍不住呻吟一声。
但陶西却没有继续下去,只是不断吻着安谧,直到两人都开始缺氧,陶西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。轻拍着她的背,将她搂在怀里像哄小孩一样哄她睡觉。

陶西x安谧 文

本文接小说,人物性格可能 ooc
主陶西x安谧
其他cp 自选

从贴吧搬运过来的,搬文已授权,我在微博上跟原作者联系的,截图见上一条

长郡中学已经迎来寒假,而棒球队的训练也就告一段落。之前因联赛紧张惯了的陶西教练,也放松下来,恢复了之前的懒散,和他的安主任好好培养感情去了。
陶西慵懒地躺在沙发上,眯着眼睛看着在厨房忙碌的人,忍不住笑起来。但笑了不到一分钟,他便笑不出来了。一股烧焦的味道传遍了整个客厅,陶西苦着脸摇了摇头,果然不能让安谧这个盲厨做菜啊,会炸了厨房的……
陶西蹑手蹑脚地走近安谧,趁她不注意,从背后抱起她,将安谧硬生生抱离厨房,轻轻地放在沙发上。
“还是我来做吧,你做的饭会害死我的。别忘了你家的厨房是怎么毁掉的。”陶西有点无奈,不久前才送走一位小祖宗,现在这位又紧跟上来,真当他这里是神庙啊……
安谧撇撇嘴,虽然心里有点不高兴,但还是从了陶西。毕竟她做的饭确实不是一般的难吃,简直就是“黑暗料理”。
“谧谧啊,你想吃点什么?”安谧正在拿陶西的手机玩游戏,突然听他小心翼翼地蹦出这么一句,生怕吵到她,安谧沉思了一会,便说道:“随便吧,总之能吃饱就行。”
刚系好围裙的陶西听了这话差点没栽跟头。亏他还神经兮兮地问她这么一句,生怕他做的饭她不合心意,没想到她却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句。
一顿饭很快就结束,安谧不禁赞叹陶西的厨艺的确要比她好得多。忍不住夸赞了几句,但陶西又像个无赖似的贴上来,说道:“看在这顿饭的份上,不给我点奖励吗?”
  他离得她那么近,几乎能数得清他的睫毛。安谧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那双眼眸漆黑如墨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她轻轻将嘴唇印上,用舌尖勾勒他的唇形,陶西邪邪一笑,将她按在墙上,狠狠地撬开她贝齿,索取舌尖上的温暖。
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吻,但他们两个的心跳还是那么激烈。陶西紧紧将她搂入怀中,似乎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。
一吻终了,陶西还不够劲,搂着她不放,随即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今晚别回去了,留在这里吧。”
温热的气息喷在安谧耳后,让她的脸愈加发烫。抬头看看“罪魁祸首”,但陶西却顺势在她唇上轻轻一吻,“你不说话就代表你默认了哦,嘿嘿。”
“你……”安谧一时气结,说不出话了。陶西拍拍她的背,再次朝着她的耳边轻声道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厚颜无耻的无赖,对不对?既然你这么认为,那我就只好当个无赖了。”
安谧身体微微颤抖,陶西却不厚道地笑了,“好了,快去洗澡吧。我在卧室等你哦。”
“呜——”陶西的手机响了,让对着镜子花痴的他吓了一跳,差点把手机扔出窗外,忍不住吐槽了几句。看清楚来电的他,还是收拾好情绪,接了电话。

对一个抑郁症患者这么残忍,何必呢